这一季雨落💦

我叫战云,代号残阳,是一个杀手,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有多少人在我手里丢了命,我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

杀手,说起来是个恐怖的职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第一次杀人手会抖,心会惊,做得多了,也就跟屠宰牲口的屠夫没什么区别。手起刀落,人头落地,或者刀剑穿胸而过,看着人在眼前倒在血泊之中绝了生息,仅此而已。

世间诸多不公,贪官污吏,为富不仁,当然,也有各种仇恨和利益冲突,我们杀手这一行很吃香,尤其是像我这种从未失手的杀手更是。

年轻气盛,又从未失过手,我对自己的能力极其自负,从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做杀手来钱容易,我也挥霍无度,哪怕每一单的报酬都很不菲,我也经常会出现经济困难,便只能接更多......

“嗯?你怎么站着,坐啊!”

沈离陌跟萧卿禹说完悄悄话抬起头来才看到站在一边的楚佚,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他坐下。

现在的沈离陌跟平时似乎没什么区别,又好像有着天壤之别,楚佚完全分不清,每天与他接触的沈离陌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坐到沈离陌指的沙发上,楚佚一言不发,沈离陌也同样没打算先说话。他在等楚少羽,也在想,对付那样的老江湖,他要怎样才能不落下风。

二十分钟不过晃眼而过,楚少羽匆匆赶来,看起来有一丝狼狈。他一推开门,楚佚立刻站起来,怕楚少羽早已成了习惯。

楚少羽瞪了楚佚一眼,然后将眼神落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沈离陌身上。

“楚会长倒是准时,这一点,楚佚,你可要跟你爸好好学学啊!”

沈离陌......

凯跃是一家商务会所,不是多高端,但也是焚月楼的产业,在这里见一个小社团的头头也算够了。

贵宾室里,沈离陌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看着一些照片和资料。他的身后,墨昀和萧卿禹站的笔挺。知道他跟萧卿禹合得来,宁书宇便直接将萧卿禹调给了他。除了一些重要的实验之外,其他时候几乎都在沈离陌身边。今天是他第一次单独处理关于焚月楼的事情,萧卿禹算是他的老师,只有他在身边,沈离陌才会安心。

十点零五分,楚佚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贵宾室,推开贵宾室的门,里面的三人让他震惊。

沈离陌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后站着他的司机,另一个人却让他大吃一惊。萧卿禹是焚月楼的医学天才,代号逐风,是焚月楼楼主身边的红人。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

“那个楚佚怎么样了,他发现你的身份了吗?”

沉浸在父子亲情之中的宁书宇突然想起儿子身边还有一个楚佚,楚家这对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可奇怪的是,楚少羽最近一直还在试探他的深浅,难道楚佚那边还没能突破吗?

“大概还没有。”

说起楚佚,沈离陌脸上神情有些复杂。那个人跟他年纪相仿,或许还要小一些,可他的身上似乎有曾经的沈离陌的影子。

相处一个学期,他的脸色总是不好,问就说是身体不舒服,可他知道不是。他曾总是浑身浴血,对于血腥的味道极为敏感。

楚佚身上总是喷着香水,可怎样也掩盖不住那淡淡的血腥气息。脸色不好,身上还总有血腥味,怕是身上一直有伤。

想起楚少羽对楚佚的态度不难猜出,让楚佚受伤的正是......

沈离陌不管学什么都很快,墨昀教的格斗技巧他也能很快学会。宁书宇的意思本来是让他点到为止的,可沈离陌学起来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以前被人欺负折磨怕了,想要变得够强,这样,没有爸爸在身边的时候他才能保护好自己。

宁书宇劝过的,他觉得沈离陌的身体不好,学习格斗太苦,不适合他。至于身手,只要能应付同学之间的矛盾就可以了。可沈离陌态度很坚决,不管宁书宇怎么劝,他也坚持要学。而且,沈离陌坚定的眼神中甚至带了一丝从未有过的狠戾,那是想起以前任人鱼肉的日子了吧!

沈离陌学会了格斗技巧之后打架果然不再挠对手的脸了,同学之间打架,也各自都没受什么伤,学校也就象征性的批评教育一下了事。

沈离陌开始会扮无辜,装可...

不知是不是因为开学第一天就打了架,出师不利的关系,沈离陌在学校经常打架,宁书宇也是隔三差五的就被叫到学校去。

再一次踏进校长办公室,看到沈离陌和两个被挠的满脸桃花开的学生,宁书宇的嘴角抽了抽。同学之间打架闹矛盾很难说得清到底是谁的错,不过,沈离陌每次都把和他打架的同学挠得满脸是血。不管起因为何,也不管谁对谁错,沈离陌把人弄得伤痕累累,他自己却啥事没有,事后人们总会把过错往他身上归咎。

“殷叔,我爸回来了吗?”

沈离陌晚上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问殷叔宁书宇回来了没有。今天爸爸脸色很不好,应该是生气了。想想也是,自从他去上学,总是三天两头的闯祸,宁书宇也成了校长办公室的常客。

想他堂堂焚月楼楼主...

看到学校外面有人聚众斗殴,甚至已经砍倒了好几个人了,保安赶紧报了警。

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先到的那些小混混了,后面来的那些人早就没了踪影。

墨昀找的人下手很有分寸,虽然把对方砍得人仰马翻的,但没一个有生命危险。光天化日之下,要真是弄出人命了会很麻烦。只要不出人命,那些人也都是混混,事情也会不了了之。

自从出了上次的事,墨昀就格外注意林冲了。嚣张跋扈惯了的人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找沈离陌麻烦的。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墨昀都清清楚楚。

林冲找人的时候墨昀也找了人,林冲找的是小混混,墨昀找的是老江湖。然后就在学校门口上演了一出社会青年聚众斗殴的好戏。

第二天,林冲找...

“爸!”

沉默片刻之后,沈离陌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楚佚很能打。”

从今天见到楚佚他就感觉很奇怪,似乎是在刻意接近他。后来林波找事,他们才刚刚认识,完全不必要替他出头的,偏偏楚佚这么做了。然后就是,这个曾经被他失手扭断手臂的人竟然很能打,能徒手跟五个同龄人打斗。既然这样,那时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他扭断了手臂呢?

“嗯,他们是千羽会的人,一个刚刚创建没几年的小帮会。楚少羽不停地试探我,楚佚又想尽办法的接近你,倒是有点意思。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跟赤星阁没关系,若真有关系,也就不用想尽办法试探我们的身份了。所以,你正常与他相处就是,不必刻意疏远他。”

“正好,你也可以利用他学学怎样隐...

楚佚一直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楚少羽一眼。沈离陌注意到了楚佚的情绪,像极了以前他看到沈沐芸的时候的恐惧。

“陌儿,怎么回事?”

宁书宇走到沈离陌身边,心平气和的问起了事情的经过。沈离陌犹豫片刻,从衣兜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宁书宇。

“我怕上课的时候走神没听到老师讲课,所以带了录音笔,想着把老师讲的内容录下来回去复习的。下课楚佚叫我出来玩就没关,事情的前因后果应该都录到了。”

沈离陌一脸无辜的将录音笔递给宁书宇,宁书宇接过来按下播放键,录音果然是从上课的时候开始的。

将录音快进到事情发生的时间,听完里面的内容,惹事的孩子们将头垂得低低的,他们的家长脸色也很不好看。

家长们都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学...

“沈离陌,保护费交一下吧,以后在学校里老子罩着你。”

一个个子足有一米九的大个子带着十几个流里流气的男生堵住了沈离陌和楚佚,并开口索要保护费。

“保护费?多少?”

“一个月一万!”

大个子狮子大开口,听得沈离陌都是一愣。来之前萧卿禹特地跟他讲过,像这种私立贵族学校里面都是些二世祖,校园霸凌这样的事很容易发生。富二代要是染上社会气息,就妥妥的成了二流子,偏偏一般人还干不过,因为他们后台硬。

“我没钱。”

沈离陌双手揣在衣兜里,完全不打算给这些人面子。萧卿禹说过,校园霸凌不能退让,退让一次就不愁第二次了,他们会得寸进尺的。

“小子,老子劝你识相点,别逼老子动手。”

收保护费不是他们...

1 / 29

这一季雨落💦

群号1138128302

© 这一季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